Skip to main content
 当前位置:主页 > 茶艺茶道 >

品茶之道品茶百味

2020-12-14 06:11 浏览:

  人常说,一个人太过精细,心神也就不免烦乱了。其实觉得妙玉就是这样的人,过于关切细节了,因此《红楼梦》第八十七回写到妙玉修行“走火入魔”也不觉意外了。比较较而言,感觉生活中俺的吃和《红楼梦》中刘姥姥颇为相似。也是在第四十一回,“贾母便食用了半盏,便笑着递与刘姥姥说:‘你尝尝这么多个茶。’刘姥姥便一口食用尽,笑道:‘好是好,就是淡些,再熬浓些更好了。’” 遵从妙玉的茶道,这充其量就是“解渴的蠢物”乃致“饮牛饮骡”的境界了。境界有可能到不了技术,上不了台面,但本人感觉这样的喝法舒适、自然、随心所欲。近来看到了唐代诗人元稹的一首据说是送别白居易的宝塔式送别诗——《茶》,此中“碾雕”和“罗织”是写的炒制与挑选规范,用“碗”转动漂去水面上的茶沫尘花。“夜后”与“晨前”使茶与晨昏陪伴,与朝霞明月相处,极具大气。而最后两句,点出茶能“洗尽古今”,又展望“醉后”将来。看过这首诗后,自己才发表示了茶的阳刚和大气。看来茶的味道真是难以一言概之,戎氏匠造“三剑”品鉴——礼敬中国石化易捷十年,只能随笔时刻逐渐去探究品味。以前看电视,说品酒师舌头上的味蕾数目比普通人要多几倍,因此可以品出区别美酒的韵味。想来品茶也是如此,定是本人的味蕾数量有限,所以只能到达妙玉“解渴蠢物”和“饮牛饮骡”的技术。不过,在“解渴”和“饮牛饮骡”的时刻,听听看看别人的品茶之道,本人觉得就极度知足了。美丽高洁的妙玉是茶道高手,又看过许多写茶的诗歌和散文,时候长了,我潜意识中总以为茶是有性别的。因为写茶的人多数心思详细婉约,于是总是觉得茶如女人般多阴柔。《红楼梦》第四十一回名为“栊翠庵茶品梅花雪,怡红院劫遇母蝗虫”,写贾母和刘姥姥一行人到栊翠庵品茶,在这回中,除贾宝玉、林黛玉外被誉为“三玉”的第三玉——妙玉正式出场。一友人曾告本身,《红楼梦》内容博大精深,涵盖民间万象,单是书中涉猎的服饰、吃东西、建筑、家具、医药等无论一个弯度,都值得后人毕其一生去探究,于是红学之“红”也就缺陷为怪了。其中茶也是后人商量《红楼梦》的一个重要课题,妙玉则是曹雪芹在书中塑造的第一品茶高手。在四十一回中,妙玉为贾母“烹了茶”,“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,内部放整个成窑五彩小盖钟,捧与贾母”。妙玉领会贾母不食用六安茶,还特意打算了“老君眉”茶。书中“贾母问是什么水,妙玉笑回:‘是旧年蠲的雨水。’”上面场景第一次是在电视持续剧《红楼梦》中看到的,第一时间只觉得食用茶的物器还有如此多讲究,真让人叹吁不已。更惊讶的场面还在后面。妙玉为贾母烹茶后,又特意把宝钗和黛玉带入耳房,“妙玉自向风炉上扇滚了水,另泡一壶茶”。妙玉又拿出两个被宝玉誉为“古玩奇珍”的杯子,为宝钗和黛玉斟茶。妙玉还为宝玉讲明食用茶的讲究,一杯为品,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,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。黛玉向妙玉咨询“这也是旧年的雨水?”,妙玉道,“这是五年前本人在玄墓蟠香寺住着,收的梅花上的雪,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,总舍不得吃,埋在地下,今年夏天才开了。自己只吃过一回,这是第二回了。”看到此处,不禁为妙玉的精湛茶道所折服;但同时又感概,自己凡夫俗子,茶中的个中滋味怎能像妙玉般洞察分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