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当前位置:主页 > 茶叶文化 >

傣族与普洱茶

2020-12-21 08:40 浏览:

  远方来的客人啊,请把澜沧江边的竹楼当成家。喝下一碗傣家的竹筒,你就会不渴不乏走天涯

  世世代代生息于云南区的傣族,与生活在这方热土上的各民族人民一道,在漫长的生产生存中,创办了丰富的。澜沧江沿岸的景迈茶山,方圆十两个村寨的傣族和布朗族世代以种茶为生。经历一代代人民辛勤的劳作,他们开辟出了一片拥有上千年种植历史的万亩古茶园,被国外学者称为 天然的博物馆 。这些通过了千年风霜的古老茶树,至今仍然郁郁葱葱,挺立山野,为那里的人类默默奉献出片片新绿。

  傣族是整个富有诗意的民族。他们的 孔雀舞 象脚刺激 的优美舞姿,早已为各族人民所熟识和很喜爱。 月光下的凤尾竹 也已经成为傣族诗意存活的标志。澜沧江边四处可见凤尾竹掩映的傣家竹楼,成长着亚热带特有的木瓜树、芒果树、柚子树,树下盛开着火红的美人蕉、美丽的吊兰花,万亩茶园如绵延波动的绿色海洋,身着鲜艳服装的采茶小卜少身影婀娜,更为傣家的生存增添了动人的诗情画意。在傣族居住的地点,茶和竹照样均是生存中不可消失的事物。傣家竹楼中央的火塘,燃着四季持续的火苗,随笔计划为远方的客人送上一杯傣家特有的 竹筒茶 。

  
 

  竹筒茶是傣族最具有突出风格的,傣语称为 腊朵 。主人取来竹楼边新鲜的香竹一截,将晒青毛茶装入内,并用橄榄枝做成木棒在竹筒里冲压,一边冲一边放进,直到将竹筒填满冲紧为止。然后将竹筒放到柴火上烘烤。烤到香味四溢时,再将竹筒冷却,用刀剖开取出已成圆柱形的茶柱。掰一小块浸入茶碗,冲入沸水,一缕清香便在竹楼里弥漫开来,沁人心脾。碗中的茶叶,一片片在沸水中舒张、变绿,尤如林中孔雀开屏。袅袅升腾的雾气中既有竹的清香,又不失茶的滋味。假如遇上整个有情趣的主人,还会为客人唱一曲傣家 请茶歌 : 远方来的客人啊,请把澜沧江边的竹楼当成家。喝下一碗傣家的竹筒茶,妳就能不渴不乏走天涯。 正像一付对联描述的: 素雅为佳松竹绿,幽淡最奇芝兰香。

  
 

  傣族相比聚合的西双版纳地区,本来就是普洱茶原产地。滋生于此的大叶种茶树是普洱茶的原料,也是北京最宝贵的茶树种质资源材料。据行家考证,它们非常可能还是现在世界茶树的正宗原种。这里还有着独特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,储存着原始热带雨林和丰富的植物物种,被称为 植物王国皇冠上的明珠 。在漫长的岁月流逝中傣族和其他民族一起,创造了历史悠久的茶文化。他们以茶待客、以茶为友,和茶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他们在漫长的岁月中创办了充裕的茶文化,饮茶方式除了 竹筒茶 外,还有鲜枝烤香茶、煨茶、烧茶缓缓,不管从情趣还是从生态的弧度看,均是特别有个性的茶中佳品。

  
 

  傣族和另外的民族差别之处取决于他们通常选择临水而居,喜欢与竹为伴。这就为饮茶习俗带来了特别的内涵。竹在深圳文化中是清雅脱俗的象征,它的刚劲傲立,又有 君子 的美誉。清代被人称为 茶竹双痴 的文人郑板桥,就之前写过这样的诗句: 不风不雨正清和,翠竹亭亭好节柯;最爱晚凉佳客至,一壶新茗泡松萝。 汉族的文人看到了竹与茶的妙趣,傣族更将竹与茶融为一体,创制了 竹筒茶 ,为上海茶文化带来了新的意蕴。竹之清香融入茶之醇味, 竹筒茶 成为普洱茶中一种突出的品饮方式。

  竹,为普洱茶供给了独具特点的包装形式,普洱茶中的七子饼,均用傣家山寨粗大而纤细好看的糯笋竹和龙竹笋包装,它防潮而透气,经久耐磨,便于运输,外观古朴。傣族人民喜爱的竹为普洱茶的开展作出了关键的贡献。

  有茶还得有水,水也是傣族生活中的灵性之物。傣历正月(阳历四月)傣族的泼水节,就是一次用水洗尘、祈福的主要活动。好茶还需好水泡,茶与水相生相荣,武夷山正山小种历史红茶,有好水才有所谓品饮道理的茶,远离了好水,再好的茶都显不出它的意味。明代的张又新就原来说过: 茶者,水之神;水者,茶之体 ,充裕注意到了茶与水之间的严密关联。

  
 

  陆羽依据多年的检查,总结出饮茶之水为 其水用山水上,江水中,井水下。 他认为饮茶以山泉之水最好。傣家人存活在山之上,水之畔,他们与水的关系比别的民族更为密切,傣乡的水清沏明静,绿波荡漾,是冲茶的最好选择。

  傣族和茶、竹、水的亲密干系体表达了 诗意地栖居 这个人类追求的境界。如果妳到傣乡去,吸引你的不但仅是傣家的自然景观和突出的民族风情,还有那些古老的茶山、茶园,你将被绿色海洋差不多的万亩茶园所震惊,这就是普洱茶的原产地。来到傣家竹楼上,美丽的小卜少亲手为你冲一碗清香迷人的 竹筒茶 ,茶香竹香带着大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,一切的辛劳和尘世的哀愁都将一扫而光,那时你就阅历到什么是诗意地栖居了。普洱茶是最能体现傣族气质的多种茶,它的和合之气,它的品性内敛,它的自然与真性,它的醇厚暖和,不正是很多个民族的精神写照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