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当前位置:主页 > 茶叶种类 >

汉族的清饮

2020-12-15 10:29 浏览:

  汉民族的饮对策,也许有品茶、喝茶和食用茶之分,只是古人饮茶重在 品 ;近代饮茶多为 喝 ;至于 吃 ,则为数不多,区域不广。大抵说来,重在意境,以鉴别香气、滋味和欣赏茶汤、茶姿为谋略,自娱自乐者,谓之 品 。凡品茶者,得细品缓啜, 三口方知真味,三番本事动心 。若以清凉解渴为企图,大碗急饮者;或不断冲泡,连饮带咽者,谓之 喝 。倘若连茶带水一起咀嚼咽下,当然是 食用 了。在曹雪芹《红楼梦》第四十一回 贾宝玉品茶栊翠庵 中,妙玉借用了第一时间的流行俗语: 一杯为品,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,三杯便是饮驴了。 此话可谓一语中的,维妙维肖地道出了饮茶的对策之分。但汉族饮茶,虽方式有别,却大都推崇清饮,觉得清茶最能维持茶的 纯粹 ,阅历茶的 本色 ,其基本对策就是直接用开水冲泡或熬煮茶叶,无需在茶汤中加入食糖、牛奶、薄荷、柠檬等其余果汁和食物,为纯茶原汁本味饮法。主要茶品有、花茶、、等。而最有代表性的饮用方式,要数啜乌龙、品龙井、吃早茶和喝大碗茶了。啜乌龙 乌龙茶是盛产于中国福建、台湾、广东等省的特种名茶。源于乌龙茶拣选特别的采制工艺,所以,质地优越,风味自成一格,泡茶技巧讲究,品饮对策别致。茶具用小杯小壶,色泽古朴清一,推尚古色古香,人称 烹茶四宝 :一是玉书碨,它是一只烧水壶,多为扁形赭褐色,显得既朴素又淡雅;二是用来点燃木炭的火炉,娇小玲珑,颇为别致,因以广东汕头产的为最,因此,有 汕头火炉 之称;三是孟臣罐,它原本是一把茶壶,大的如香瓜,小的若早橘,极度推崇江苏宜兴紫砂壶;四是若琛瓯,是几种微型茶杯,平常仅能容纳4毫升左右茶汤,唯有半个乒乓球那么大。常常,以孟臣罐为中心,三四只若琛瓯分列成整个半圆形,平放于一只椭圆形或圆形的茶盘上,且壶、杯、盘三者大小相当,为一色青釉,实在是一件艺术品。于是,真不少喝乌龙茶的世家,家中大都备有几套乃至几十套差别色彩的乌龙茶具,切实可算得上是茶具储备家了。万一贵客进门,赏壶品茶,妙不可言,使人有物质、精神双收之感。啜乌龙茶时,常常宾客围座一堂,由主人亲司其事,先用净水洗涤茶具,并点燃炉中木炭。加水入壶,放在炉上烧沸。待水开后,即以沸水淋烫茶壶、茶杯。继则将乌龙茶置入茶壶,用茶量约为茶壶容积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。再用沸腾热水冲入茶壶泡茶,直至沸水溢出壶口时,方用手持壶盖刮去壶口水面浮沫,再置茶壶于盘中。接着用沸水淋湿整把茶壶,以保壶内茶水温度。与此同时,拿出茶杯,分别以中指抵杯脚,拇指按杯沿,将杯放于茶盘中用沸水烫杯,或将杯子放入一只盛沸水的大杯中转动烫热。稍后将小杯紧靠,一字形平放在茶盘上,将茶壶茶汤倾入茶杯,但倾茶时,必需巡回分次注入,使各只茶杯中的茶汤浓淡均一。倾茶毕,主人脸带笑容,亲自双手恭恭敬敬地奉茶给宾客,而宾客一边点头示谢,一边起身接茶,即为奉茶。尔后,啜饮者趁热以拇指和食指按杯沿,中指托杯脚,举杯将茶送入鼻端,闻其香,只觉清香扑鼻;接着茶汤入口,含在口中回旋,品其味,顿觉舌有余甘。万一茶汤入喉,口中 啧,啧 作响,辨其回味,但感鼻口生香,润喉生津。乌龙茶一般连饮3~4杯,也不到20毫升水量,所以,小杯啜乌龙,与其说是喝茶解渴,还不如说是艺术的鉴赏,精神的享受。清诗人袁枚(1716~1798年)在《随园食单》中,曾对小杯啜乌龙茶的情趣作了生动的描述: 杯小如胡桃,壶小如香橼,每斟无一两,上口不忍遽咽,先嗅其香,再试其味,徐徐咀嚼而关怀之,果然清香扑鼻,舌有余甘。一杯以后,再试一二杯,令人释燥平矜,怡情悦性。 乌龙茶茶汤浓厚,回味无穷,又附加有与乌龙茶相匹配的独特茶具,因而在茶界有 啜乌龙 之说。这种细细品味,逐渐发表达的 细啜 方式,准确是多种 自本身的追寻 。乌龙茶向来以香气浓郁,味厚醇爽,入口生津留香而着称,以往非常推崇为贵,表示则以安溪和武夷岩茶并列,同被视为上海乌龙茶中的两颗 明珠 。品龙井 向以 色绿、香高、味甘、形美 四绝 着称,与其说它是一种饮料,还不如说它是一种艺术珍品, 其贵如珍,不可多得 。品龙井的最棒去处,自然是龙井茶的正宗产地龙井村内的龙井寺了。那里的龙井茶室,为人类提供了绝妙的品茶地方:极目远眺,天上的云、霞、风、雾,地上的茶、林、山、石,那绿色的林,潮湿飘香的空气,寂静多姿的大地,置身其间,顿觉摆脱了尘世的喧闹与烦杂,而心旷神怡、安然自得。茶室旁明净如镜的龙井泉水,相传与大海相通,是神龙居住之地。原本,此泉正好位于石灰岩断层带,汇水成潭,所以水质清澈,滋味甘甜,养分丰富。 选用龙井茶,还烹龙井水 ,从而使 茶经水品两足美 ,这是符合表达代科技道理的。名茶配佳泉, 龙井问茶 ,本事真正尝到品龙井的特殊风韵。宋梅尧臣诗曰: 汤嫩水清花不散,口甘神爽味偏长 。当人们手捧一杯微雾萦绕、清香四溢的龙井茶时,不可急于大口喝茶,开始,得慢慢提起那清澈透明的玻璃杯或白底瓷杯,细看那杯中翠芽碧水,相映交辉;一旗(叶)一枪(芽),簇立其间,似春兰缺陷,若嫩竹争阳。尔后,将杯送入鼻端,深深地吸一下龙井茶的嫩香,叫人清心舒神。看罢闻罢,其次徐徐作饮,细细品味,清香、甘甜、在茶园里的女性,毕生都恋着茶,爱着茶。鲜爽之味应运而生。正如清人陆次云曰:龙井茶真者,甘香如兰,幽而不冽, 啜之淡然,似乎无味。饮过后,觉有一种太和之气,弥沦于齿颊之间,此无味之味,乃至味也 。难怪有的诗人不无感叹地说: 如此河山归得去,诗人不做做茶农。 食用早茶 吃早茶多见于我国大中城市,特殊是广州,人类最喜坐茶楼,吃早茶,所以羊城的茶楼特别多。早在清代同治、光绪年间,广州的 二厘馆 (即每客茶价二厘钱)茶楼就已平凡存在。上 二厘馆 的茶客很多为劳动大众,他们在早晨上工原来,在 二厘馆 里泡上一壶茶,要上两件点心,作为早餐。即使是工余之暇,广州人也愿意上 二厘馆 泡一壶茶,谈天聚会,使精神取得调整。除 二厘馆 外,广州还有非常多历史悠久的大茶楼,如 陶陶居 、 如意楼 、 莲香楼 、 惠如楼 、 一乐也 等,多有坐楼三四层,座位上千个。这种饮茶风尚,至今未衰。方今,即便是酒家、饭店,也常加设早点茶座。就是像东方宾馆、获胜宾馆、白天鹅宾馆等也辟有茶厅。广东茶楼与江南茶馆不一样,那里既知名茶,又有美点,一日早、中、晚三市,尤以早茶为最盛,于是名谓 食用早茶 。食用早茶,是汉族名茶加美点的另多种清饮艺术。用早茶时,顾客或许根据自己的喜好,品味惯例香茗;同时,根据自己的口味,点上几款精美的小点。如此一口清茶,一口点心,使得品茶更加津津有味。表示今,人类把食用早茶已不再单纯地看作是几种用早餐的对策,而更首要地是把它看作是一种占满生活和社交的伎俩。如在假日,随同全家老小,登上茶楼,围坐在四方小茶桌旁,边饮茶、边品点,畅谈国事、家事,亦觉其乐无穷。亲朋之间,上得茶楼,面对知己,茶点之余款款交谈,倍觉亲切,更能沟通心灵。所以,许多人即便是洽谈业务、调和工作、交换主张,导致青年男女谈情说爱,也愿意用食用早茶的对策去举办。这就是汉族食用早茶的风尚,自古以来,不但消亡衰落,不仅更加普及的缘由所在。喝大碗茶 喝大碗茶的风尚,在车船码头、大道两旁、车间工地、田间劳作等处,屡见不鲜。这种习俗,在本人们国家北方最为风行。煎茶大碗喝,可谓是汉族的几种古茶风。因而,自古以来,卖大碗茶亦列为中国的三百六十行之一。这种清茶一碗,大碗饮喝的方式,虽然相比粗犷,甚至颇有些 野味 ,但它听凭自然,不用楼、堂、馆、所,摆设单一,只有一张简单的桌子、几条农家式的凳子和若干只粗瓷碗即可。所以,它多以茶摊、茶亭的方法出表达,主要供过路行人解渴小憩之用。由于这种喝大碗清茶的方法,靠近民众生存,人们需要它,因而,即使在生活从来提升和进取的今天,大碗茶依然遭遇人类的迎接与称道。总之,清饮,乃是汉族饮茶的主要对策。凡有客自远方来,能够在极度少紧要的人群场合,尽管招待规格有高低之分,但清茶一杯,经常不会省的。至于自饮自乐,不妨在饭前、饭后,恐怕在工余之暇,能够在紧张用脑和生理需要之际,汉族人都习惯用清茶一杯自慰。